游泳

清华大学王建民未来工业需承担社会责任

2019-08-15 17:3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5年4月8日上午,青岛大数据工程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暨青岛大数据高峰论坛召开,清华大学数据科学院副院长软件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王建民做了题为《工业大数据》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好多人都在用狄更斯一百多年的前的话在形容这个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各位可能今天在享受大数据带来的成果的同时,也在经历一种心理上的考验,就是面对变化的一种考验,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个考验,大数据确实在影响着我们,但是它将来会怎样影响我们?说不清楚。

  每次来青岛我觉得都有一个很大的感受,十多年前,作为当时86 的一个专家在青岛做十五规划,晓方市长还是当时科技部的规划师,当时我们就在青岛规划制造业,但是想想,10年以后,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有哪些变了?哪些没变?将来会怎么变?工业大数据的思考,工业大数据望文生义,哪些不和工业相关?现在来说很少,现在我们叫时代,中国是工业是2.5时代,后来把工业变成了新的增长的模式和方式了。工业大数据其实早就有,工作做管理数据是几十年前的事情。

  工业大数据其实和紧密相关的,今天大家谈互联家,有的管它叫产业互联都是这个意思。美国存储数据最多的是离散制造业,报告给一个数据,一个飞机如果做一次跨洋的飞行下来的数据是两个TB,后来好多专家质疑。

  另外叫流程制造业,化工,各种橡胶这种行业都叫流程制造业,我今天讲的大数据是离散制造业的大数据。

  数据的来源,大数据的来源无非来源于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来源于人。我们大家都是内容的创作者,第二个是来源于机器,这个机器就是各种各样的机械的,电子的都会有,还有一种数据就是信息系统产生的数据,我们在工业里头主要关注的还是这个机器产生的数据。

  那么为什么今天大家谈这个工业大数据呢?就是大家对工业大数据将来能释放的价值有很大的预期,比如说航空公司如果节约1%的燃料的话,未来15年就能创造 00亿美金的效益。我们的电力行业当时是火电,如果节约1%的燃料,就有660亿美元的收益等等。

  工业当中的数据信息化是我们很古老的话题,上一次的金融危机在中国来看是从南到北,南边的这种国际的贸易比较多,依赖于国外市场,近两年出现的经济的这个下滑也好,或者是增速缓慢也好,好象有点从北向南,那么分析在于哪儿呢?可能有一个要素,就是北边的工业,重资产的工业还是比较多的,比如东三省大部分是重工业。那么这个工业大的形势又是什么呢?中低端制造的产能过剩,前两天我调研一个叉车厂,一年10万台叉车,一台叉车卖七八万,大家简单一乘就知道有70亿的销售,这个企业不算太差,但是有多少利润呢?一台叉车就是500块钱的利润,大家算算利润多少?5000万,太少了,为什么产生这样的情况呢?整个地球上面用叉车的地方咱们都给它供应了,基本上都是中国制造,再生产叉车干吗呢?只是给地球上制造垃圾。

弘毅和软银注资5亿美元设中国WeWork
2006年天津会务Pre-B轮企业
2010年金华大健康上市后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