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第一百七十六章杀人不够温柔(第三更)

2019-10-17 15:5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第一百七十六章杀人不够温柔(第三更)

“常教习,他们不会出事吧?”刘备迟疑道,“大好男儿报国屠魔而死才是正道,若是因为意气之争而葬掉性命,未免太过可惜。”

被称作常教习的中年汉子微微点头,只道:“放心。”

言罢,便目不转睛地盯着漫天掀开的风雪,仿佛生怕错过一幕。

渐渐的,场中甚至都已不再有热浪席卷,但那树林中的热气却早已变得浓郁到了极致,甚至连人们的视线都已扭曲,漫天大雪还未落地,便又成了疾风骤雨。

只见两道火红色的光芒不断闪烁,迸发出点点星芒,雨水浇上,发出嗤啦一声爆鸣。

——————

长城内,年轻的女将军撑着下巴,坐在桌案前看着下面校场里的八百巡守者们操练军阵。

士兵衣甲齐整,盔缨鲜红如火,走动间如一团烈焰昭昭,长枪突刺,刀剑齐出,各安其位,井然有序。

她大声道,声音清澈,却满含威严:“入军阵者,如榫卯楔墙,绝不能再将自己视作独立自主的活物,不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军阵崩溃,大军顷刻间便要覆没。”

士兵齐声应诺!

八百巡守者已是当今长城巡守者队伍中的中坚力量,刨开他们,剩余千余人多是粉嫩新兵,难当重任。

已经初成气势凤翼阵行走攻伐间已经能够发出一声嘹亮凤鸣,若是等到大成之时,由她这将领入阵统领,幻化天凤神凰,哪怕圣道七八重的大人物,也难以匹敌。

“木兰。”

白袍将军戴军言自点将台之后走出,盯着她裸露出来的白皙脖颈,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女将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微微偏过头,展颜一笑,眼神中却是并无那戴军言半个身影。

但那人却是立刻如受重击,痴痴傻傻地乐了起来。

“木兰,嫁给我吧。”他眼神炽热,一时间情难自已道。

然而此言一出,端坐在点将台上的女将军脸色豁然阴沉,只见一道火红身影闪烁,一只柔嫩小手便已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

“木兰,我父可是戴春!”戴军言这次是真的知道怕了,因为在对方俏丽的大眼睛里,他所看到的没有半分他所希冀的温柔,尽是杀机。

森然如冰。

而他所说的“我父是戴春”也绝非在搬后台,已经摸透花木兰三分性情的他知晓,那绝对是在找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父亲曾是李恪手下一员文士,当初魔种到来,千军辟易,唯他只身留在府衙,坦然赴死。

称得上忠烈无双。

“戴春?”花木兰冷笑道,“呵呵,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这等人当然是忠勇,不过是草包废物一个,搬他的面子,还不够!”

戴军言突然想到了什么,憋屈道:“李太白若是知晓你是这种动辄摘人头颅的女魔头,定会嫌弃于你,不让你入他家门!”

花木兰即将落下的素手终于有了一丝迟疑。

但很快就继续落下。

“我跟李白在长城杀人的时候,你还在战场后面喂马呢。”

噼啪一阵脆响,戴军言瘫软到了地上,四肢已然尽断。

花木兰拍了拍手道:“杀人的确显得不太温柔,那么就废掉你的四肢好了,没关系,回头接上来还能用,只是不会太好用了。”

“来,那个谁,把你们家主子抬回去,回头告诉李恪,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大战将起,莫要逼我领军与你们闹个天翻地覆。”

花木兰起身离开,鲜红披风迎风而起。

戴军言悲哀道:“花木兰,我究竟哪一点不如那个李太白了。”

花木兰一脸奇怪道:“究竟是谁给了你勇气来说出这种话?”

戴军言的神情中掠过了一丝屈辱。

“我前程似锦,武道天赋绝佳,容貌俊朗,在这边地,去哪找比我还要更好的男人!”

“我花木兰可不会嫁给一条狗。”花木兰哈哈大笑,大步离去,校场中的巡守者们纷纷大声笑了起来。

伺立在一旁,穿着一身铁甲的果毅都尉朱宇君大笑道:“滚吧,不过是李恪的一条狗,哪怕你成了统兵大将,安西大都督,又算个狗屁!”

戴军言的手指抠住了地面,狰狞道:“做狗有什么不对,那狄仁杰不过也是天家鹰犬,便能扶摇直上,只要能向上爬,我戴军言做狗又有什么不对!”

“臭女人,今日之辱,来日定当奉还!”

“我要让你李太白连死后的名声都要狼藉若犬,我要让你花木兰来日匍匐在我的面前,亲口认错!”

带着深入骨髓的憎恨,戴军言被手底下的亲兵抬起,低下头匆匆离去。

花木兰不算多么狠辣的人,若戴军言单只是个追求者,她不会如此杀机毕露,而是因为这戴军言已经成了李恪想要将巡守者捏入手中的棋子。

如此这般,倒不如直接痛下杀手,斩掉对方伸出来的手掌,方能表露态度。

——————

稷下,西来峰巅

两道身影分开,重落小楼两处廊角,俱都是气喘吁吁。

“厉害,居然能破我屠狗剑法。”叶凡惊叹连连。

聂政曾是一介屠狗辈,然而剑术天成,虽是屠狗悟出来的粗浅剑法,放到当世,仍旧不凡,可以与那些剑道大宗的镇派武学相媲美。

“你也不赖,上清破云,神来之笔皆奈何你不得。”李白也感棋逢对手,这叶凡剑术之精妙,怕是比起长安之时的宫本也丝毫不差。

只可惜自那日后,宫本剑术又有精进,如今看来,就稍有不如了。

两道身影就在这短暂的一口喘息之下,再度轰然碰撞在了一起,两柄炽热之剑不断碰撞,随着李白招手,那不断游曳在场外的天河剑也一次次攻上。

只可惜天河剑虽不弱,但比起叶凡手中的荧惑古剑,几次碰撞就有可能断裂,因此只是小心游曳,等到四季与荧惑碰撞之时才会伺机而动。

战至酣处,情难自抑。

李白放声大笑道:“以四季炎夏,稍逊你一筹,还是接我凛冬之怒,好教你知晓咱也是玩雪的祖宗。”

“四季剑非剑,自是不如我这荧惑术业有专攻。”叶凡敬佩道,“若你果断释放出其中的魔道手段,荧惑兴许未必能及。”

“斗剑即是斗剑,若我李太白真是手段齐出,四季剑呼唤春夏之神降临,齐齐攻杀,你叶凡早就葬身于我的剑下了。”李白不屑道。

他底牌雄厚,别的不说,加百列一变,单手灭掉圣者都是寻常之事

再说那四季剑,作为比天河剑更高整整一大级的神器,哪怕只有春夏之力,也足以爆发出了不得的威能。

只是李白不屑用那些盘外招,只把四季当剑用。

叶凡大笑起来:“那可真是多谢李兄手下留情了。”

话是这么说,下手可是深得稳准狠三字真诀。

铿锵一声剑鸣,双剑再度相交,亮起一连串火星。

“痛快!”

“是胜是负,在此一决,勿要留手,否则性命难保。”

他突然猛地抬手,荧惑剑仿佛化作陨星,只见一道白虹自天际坠落,一瞬间散发出的炫目之光甚至都能横贯天日,剑气纵横,肆虐而落。

林木摧毁,大地被切出深沟。

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

李白眼神一亮,双目中隐隐闪过一丝紫芒,澎湃如同潮水一般的剑意汹涌而出。

“好剑,不愧是白虹贯日,我就知道,当日你必定留手了。”

他喃喃自语:“轮回第一世,我曾悟了半式剑,我称之为,风雪刻佳人。”

“轮回第二世,我曾悟半式剑,我称之为,匹夫怒锤。”

“轮回第三世......”

“轮回第十世,我曾悟半式剑,我称之为草原杀胡。”

“剑剑有真意,如今又添了我这一生的东西,我把这些攒成一式,姑且就叫——一剑霜寒十四州!”

“怎么样,这名字比你那白虹贯日好听了不知多少吧!”

隐约能够听到青年得意的笑声,紧跟着,一道仿佛能够横压当世,令诸天战栗,大地颤抖,群山俯首,百川断流的剑意轰隆隆爆发而出。

“好不好听不管用,好用才是真的。”叶凡咬牙,荧惑古剑握在手中越发沉重,而那道白虹的气机也越发强悍,几有摧山拔地之威。

常教习的眼睛一瞪,骇然道:“不好。”

言罢,居然是衣衫尽碎,显露出一身刺印满纹身的雄健肌肉,那上面赫然是一头下山虎与一头过江龙。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莱芜好的白癜风医院

吴忠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莱芜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颈动脉斑块狭窄率

颈动脉斑块是怎么形成的

冠状动脉斑块可以溶掉吗

颈动脉斑块能喝酒吗

肠道感染拉肚子症状

肠道感染预防用药

肠道感染要怎么办

肠道感染有什么症状

阴道炎、慢性宫颈炎怎么办
如何冶愈霉菌性阴道炎
盆腔炎慢性宫颈炎吃什么药
霉菌性阴道炎用什么药好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