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金融专家齐聚北京商讨重建全球金融新框架

2019-10-09 22:5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际金融论坛2011全球年会正在北京举行。此届论坛以全球金融新框架:变革与影响为主题,前瞻性地探讨世界经济未来的发展,以及全球金融变革的可能途径。近百位全球金融领袖、学术界、商界和媒体界精英在论坛上就重建全球金融新框架、制订新的规则等议题进行广泛的探讨和交流。

  成思危:需要稳步发展虚拟经济

  虚拟经济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要注意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的互动关系

  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成思危10日表示,经济发展要做到六个平衡,即储蓄和消费的平衡、内需和外需的平衡、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平衡、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平衡、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平衡、地区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平衡。

  他是在此间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2011年全球年会上做上述表示的。成思危表示,现在很多人都在讲要再平衡,但个人认为,外部的失衡实际上它的原因是内部失衡。要想解决失衡问题,首先每个国家要审视自己的内部怎么样去再平衡它的经济。

  与此同时,成思危就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六个平衡问题做了介绍。

  第一是储蓄和消费的平衡。中国或者说亚洲国家和地区,比欧美国家的国民储蓄率要高的多。出现这个现象,第一是文化上的差异;第二是传统;第三是中国社会保障体系不那么完善,再加上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问题,所以,有一种自我保障的需要;第四是中国处在一个经济起飞的阶段,起飞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个资金要靠高储蓄率来支持。

  过高的储蓄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从中国来说,应该适当的降低储蓄率,提高消费率,也就是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更多的依靠国内的消费。成思危说。

  第二是国内内需和外需的平衡。中国的外贸和中国的贸易顺差增长很快,但是由于金融危机外需的减少,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冲击。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的人大,都提出来我们要转变发展方式,更多的依靠国内的消费。但是,更多的依靠国内消费,它不是一句话,这需要做很大的努力。成思危表示,首先要提高人民群众的购买力;第二,要把工资和CPI通货膨胀率挂钩;第三,随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来提高工人的工资。同时,还有两个辅助的方面,即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和促进信用消费。

  第三是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平衡。金融创新是一把双刃剑,而金融监管最主要的是要防止它的过度投机。要去鼓励金融创新,提高金融效率和金融竞争力,同时也要加强金融监管。金融监管应该做到合法、合理、适度、有效,要有法可依,要讲理,要适度,同时要有透明度。

  第四是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平衡。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它是互相依靠、互相补充的。从中国来说,还需要稳步的去发展虚拟经济,强调虚拟经济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要注意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的互动关系。

  第五是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平衡。

  第六是地区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平衡。

  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正逐步加快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表示,资本账户经过10年可基本实现自由兑换。

  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较快,且汇率弹性加大,人民币汇率成为国际金融的一个焦点。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国际货币体制改革中,人民币也被赋予了更多的。在近日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不少专家学者就人民币国际化路线提出建议。

  今年,尤其是进入下半年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多次创新高,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最高升幅达到5%。但美国出于自身考虑要求人民币继续大幅升值。

  对此,11月10日,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兼行长李若谷表示,当前,国际货币体制已经进入了混乱时代。货币之间的所谓比价,已经与双边的贸易关系关联不多了。国际货币体制的改革势在必行。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张礼卿(博客)(微博)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降低我国在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中的交易成本,也有助于形成竞争性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人民币在该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表示,中国参与金融全球化核心内容至少有四点,其中之一就是逐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参与金融全球化是中国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一部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全面认识投资风险、外汇资产缩水等风险等,同时提高对风险的处置能力。

  人民币是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一员,国际货币体制改革,人民币应该加快国际化,积极参与其中。自2009年7月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式启动以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正逐步地加快。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艰巨的,非常充满了挑战的一个过程。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博客)认为,人民币国际化需中国加大政策透明度。

  她指出,一旦人民币更加国际化,那么中国的政策决策者必须要放松对汇率的管制,也就是要求资本债务要有一定的放松。放开市场在世界经济动荡的背景下,会因为资本的大出大进造成影响。这对中国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中国经济,乃至整个世界都将产生影响。

  据此,李稻葵建议,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必须要跟国际货币体制改革,跟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相结合,必须跟金融改革相结合,必须跟实体经济发展相结合。此外,资本账户上会走向开放,但中间可能会有紧急出口、紧急阀门,防止意外情况。

  张礼卿表示,人民币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有四个基本前提,一是持续繁荣的国际贸易;二是发达的国内金融市场;三是货币要稳定地趋于升值,但升值不能过快;四是较为开放的资本账户。资本项目完全开放并非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一个开放的资本账户固然有助于国际化,但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不应要求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因为现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完全开放资本账户。

  随着中国金融逐步开放,人民币将逐步被市场参与者接受,成为一些国家的储备货币。多数与会人士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戴相龙表示,人民币国际化仍需要经历一个较长的过程。作为国际的结算货币,成为国际货币时间比较长,要真正的人民币国际化可能要三个五年的时间。

  张礼卿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目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李稻葵表示,在进入WTO的第二个十年后,中国的金融将开放,资本账户经过10年努力基本上实现可兑换,在这个前提下可以预期人民币将成为世界上比较重要的一个国际货币。

  欧央行必须伸出援手

  新兴国家无法挽救欧洲

  现在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也正处在一个放缓的过程

  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的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已经攀升至不可维持的水平,但是欧元区当局并没有救助该国的计划,欧债危机面临再一次升级威胁。参加国际金融论坛的权威人士表示,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无法拯救欧洲,欧洲央行必须伸出援助之手。

  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至6.73%的高位,距离7%的被救助水平仅一步之遥。在希腊之后,意大利正慢慢陷入欧债危机的中心。意大利债务风险攀升,将进一步推高欧洲主权债务风险。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兼行长李若谷表示,目前,最紧迫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主权债务危机的蔓延,避免区域性的危机演化为全球性的危机。现在这种危险是现实性的,特别是要避免当前的危机波及到银行业。如果大面积的波及到银行业,会对世界经济带来非常严重的影响。必须做制度性的改革,必须把这种高福利政策改掉,用财政手段解决这些问题。马斯赫特条约规定了欧盟国家的财政赤字应该小于GDP3%,国债和GDP的比率应该小于60%,这个限额早被突破了。现在必须约束各个国家的财政政策,以此来恢复市场的信心。

  国际金融论坛国际顾问委员会主席、韩国前总理韩升洙表示,要找到一些方法,以便能够使得新兴的市场不遭受相应的蔓延的影响。他认为,正是由于亚洲市场正在遭受一次严重的影响,所以更应该确保发展中国家能够充分地使用全球流动的货币。韩升洙认为,欧洲央行必须伸出援助之手,否则危机无法解决。

  阿根廷前财政经济部长多明戈卡瓦罗则建议,欧洲各国债务应转化由欧洲整体担保。他认为,各个国家的债务应该转化成由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所担保的一些债务,而并不是每个国家担保的债务,在那种情况下,欧洲央行可以没有限制的给大家提供相应的流动性,而且欧洲也可以采取一些财政刺激政策,来对银行进行重组,来扩大这种需求。

  欧洲决策者也正在加快完善救助计划,以便在意大利无法从市场融资时及时获得救助。在本周召开的欧元区财长会议上,欧洲决策者提出两个EFSF杠杆化方案的详细纲领。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是其筹措资金的主要目标。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国际金融论坛上表示,中国应该放缓货币紧缩,但如果仅靠中国的努力,它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复苏不可能抑制住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同一场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秘书长素帕猜也认为,中国无法拯救美欧经济衰退。也许全球第二次衰退会出现,但是现在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也正处在一个放缓的过程,这样的增长是非常脆弱的。对于在印度、中国、巴西等金砖国家,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不能完全承担全球复苏的,除非一些先进国家再次蓬勃发展。

武侠
租房知识
仙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