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战国 正文 第五幕:天地之乱(上)_第258章:兄弟发难

2020-02-14 18:3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五幕:天地之乱(上)_第258章:兄弟发难

雷声阵阵,豪雨倾盆

魔都山的石阶山路上流淌着浑浊的雨水,路旁黑色的苍松被大雨压弯了枝桠,一道紫色球形闪电炸响,映出一片悚人的黑紫色。

身着黑色雨篷的人们陆续走上石阶山路,慢慢来到了魔都山顶废墟城堡的门前,最先走到城堡下的是魔尊灵虚·阿修罗,他来到黑色的浮雕大门前,摘下了黑色的连衣帽,头发上滚落着雨珠,但他的表情冷漠,在他敲了两声门的片刻之后,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身穿黑金色礼服的男人出现,是一个成熟稳健的男人,留着简单利落的黑色短发,脸上写着石头一般的坚毅:七魔神之首,魔悼!

“来了?”魔悼看了灵虚一眼,又看了看灵虚身后的托莫斯卡等人,便把大门敞开一条可以过人的缝隙,身子往后撤了撤,“玛各和伊利亚他们早就来了,快进来吧,主上一直在内厅等你们。”

灵虚看了魔悼一眼,微微鞠了一躬,便走了进来,顺手脱下了湿透的斗篷,放到了一旁走来的侍者手里,又从侍者手里接过了一件干净的红色披风。

“这是以往您觐见时习惯穿的披肩,请换上吧。”侍者双手奉上了披风,这件披风的后背是阿修罗家族的族徽,灵虚都快忘记自己的族徽是什么样子了。

跟在魔悼的身后进入了大厅,满是昏暗,一盏灯都没有,巨大的低窗外不时有雷光闪动,灵虚不动声色,魔悼走了几步便回头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你右脸颊怎么了。”灵虚轻轻吸了口凉气,淡淡的说道,“在众神之巅时被冻伤的,冻疮留下了疤。”随后,魔悼便回过头去,干干的笑了两声,过了好一会儿才摇着头说,“作为守门人在北极生活了这么久,这次居然被冻伤了······看来法易路神族也不乏后继之才啊。”

走过漆黑的长廊后,他们来到了废墟城堡带的内厅,内厅穹顶上的那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亮着,地面上铺着珍贵的“错交织纹”的地毯,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花香,灵虚知道这是上古灵草“神琥”燃烧发出的香味,偌大的内厅里安静得很,七魔神之一的梅勒莱斯·玛各和伊利亚都在,新晋魔神哈迪斯同两人一起坐在两侧的座椅上,而在那高高的黑暗王座之上正襟危坐的,正是黑石魔族的魔帝——————罗喉·危。

“参见殿下。”灵虚走上前,冲着罗喉单膝下跪行礼。

空气突然凝聚了一般,随后,玛各拍着扶手,大声斥责道:“放肆,你居然还敢用‘殿下’二字称呼主上,”

“‘殿下’是主上身为王储之时的称呼,现在可万万不能再这么称呼了。”魔悼语重心长的说。

“在下只是感慨时光流逝岁月荏苒而已,并无冒犯之意,请殿下恕罪。”灵虚依旧单膝跪地。

王位之上,罗喉的样子像是倦怠了,他身体向后一靠,将整个身子藏在了披风之下,也融入了内厅的阴影之中,脸上的花纹面具诡谲莫辨,他轻叹一声,冲着灵虚挥了挥手,“无碍,你愿意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只是个称呼而已,都坐吧。”

“是。”灵虚起身,跟魔悼一起坐在了右侧席位上了。之后,“大魔神”梅菲斯特和托莫斯卡最后四人到场,黑石魔族的所有魔神和大部分魔尊都来了。

待所有的高层魔族入座之后,一队侍者无声的出现,在每个人手边的小桌上放了一只盛满了酒的高脚杯,酒液鲜红欲滴,仿佛鲜血,这是黑石魔族独有的果酒。随后,侍者们撤下,罗喉的右手从披风下颤颤巍巍的伸了出来,端起了桌上的酒杯。那是一只被银色臂甲所覆盖的手,据说这是罗喉的“真身甲”,与身体连接在一起的铠甲,如同第二层皮肤,但此刻他的手看起来就像是怪物的手。

“你们知道么,我坐的这个王座,在整个世界上,有不下四十个,如出一辙,酒徒、恶霸、好色之人、奸佞之徒,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罗喉喝了一小口杯中的酒,又开口说道:“这是对天道的侮辱,帝皇,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发动第三次天地之乱的原因。”

万籁俱静,内厅中的每个魔族高层都静默不言,仿佛这就是一个罗喉·危的训话会。

“主上,先帝曾说过,‘设施天下无有孤,不值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由此可见,主上的忧虑并不无道理。”梅菲斯特回应道。

“先帝的话自然是对的,所以我们菜肴一刻也不能停息的进行征讨,因为除了我们黑石魔族,还没有任何一个族落有这种本钱。”罗喉默默的说。

“主上,老臣猜测,血祭是否快要完成了。”玛各若有所思的说。

“先生才思敏捷,果然什么也瞒不过您啊。”罗喉的眼睛看向玛各,语气平和的说道。

“主上过奖了,如若血祭快要完成,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之大事。”玛各拱手说道。

忽然,罗喉静默了下来,他将身子坐稳了,之后才慢慢开口:“诸君都是我的肱骨之臣,今天召开众魔之议,就是要告诉大家,自从我们发动天地之乱开始,我们在神界连连得胜,却被拖入了持久战之中一时难以结束,人界的缠斗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决定,休战半年,待血祭完成后,瓦解三界壁垒,再做征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