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中核建中JYK一体化本钱管控在激励与约束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6:1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核北方重水堆元件厂打造金牌科研团队

在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重水堆元件厂副厂长郭吉龙办公桌上放着的一份《重水堆元件厂2014年~2015年科研规划》引人注意。《计划》中详尽罗列了大到科研项目总体目标、小到每个项目计划步骤实行的具体时间节点等诸多内容。

分厂全年将围绕自动化和废物处理两条主线进行6项科研工作,所承当的科研项目按计划将于10月中旬结项。重水堆元件厂厂长张杰介绍,这一年的科研工作对该厂来讲极富挑战。但他们的科研团队不断研究、勇克难关的业绩,又让重水堆元件厂科研工作格外引人瞩目。

日积月累 心中有底才有胆揽活

郭吉龙介绍说:之前科研工作只是针对生产中遇到的问题临时立项实行,缺少计划性。今年我们摒弃以往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旧习,对科研工作进行全面计划,将待解决的问题设想成一个点,然后将每一个点串连成一条线。这样既有利于项目实行的连贯性,同时能够使参与项目实行的各专业技术人员打破专业界限,成长为其专业领域的多面手。

重水堆元件厂2014年的6项科研任务中有3项落在组装车间。为了唱好这开场的重头戏,以组装车间主任吕会为首的技术人员着实动了一番脑筋。压力肯定有,但我们想的更多的是如何集结各方面力量去破除难题,终究使压力转化为促使我们不断前行的动力。吕会说道。

平均年龄不到28周岁的技术团队,在面对造价高达数百万的进口高精密装备仪器时,如何敢动手?初出茅庐的他们,信心源自于那里?

面对这样的疑问,吕会笑答:科研工作如履薄冰,不是凭仗一时之勇就能出成果。信心只能源自于长时间的点滴积累。在初期与外方技术专家的屡次交换中,我们加以留意,并将一些关键技术资料搜集保存,这为科研工作中遇到的一些装备共性问题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这样心中有了底儿,我们就有胆儿揽活了。

不仅如此,毕业于吉林大学的连宇民还从母校里挖来了相干的技术资料。连宇民回想说:我们当时利用周末等业余时间翻阅资料,每次看完后都觉得理解得还不够透彻,一遍遍地反复看,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同时,重水堆元件厂还请来了全国劳动模范郜松青为技术人员提供相关领域的技术指导。就这样,各方资源的有效汲取,为科研项目顺利进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营养。

在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后,又借鉴了先前的实践经验,大家迅速投入到实验探索中。科研工作要做好是艰苦的,要付出大量的辛苦与汗水,但能够把自己的知识与想法应用其中,并逐渐利用到生产实际中去,创造效益与财富,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负责整体设计、电气控制系统设计的李扬深有感触。不仅如此,由于相互之间的积极配合与对科研探索的不满足,全部技术团队在逐渐具有技术实力的同时,构成了一种自己动手,不按部就班,出现问题立即解决的实干型文化。

刻苦研究 重点技术突破瓶颈

在端塞焊去焊瘤一体化改造科研项目中,如何使半自动端塞焊机、机器人、去焊瘤装备联机运行成为阻碍实现该生产线自动化的瓶颈。科研工作环环相扣,这道坎儿迈不过去,意味着后续工作将面临停滞。

实现自动化的重要问题就是要保证装备之间的通讯顺畅,就象人体的骨架一样,肢体要统一接受大脑的信号指令,同步进行。李扬形容道。科研无捷径,为了早日突破这道坎儿,那些天李扬几近都是伏在电脑旁,一遍遍查询外文资料,一遍遍实验。

吕会回想:第六天,对,就是第六天,我们实现了通信顺畅,主要问题的解决让我们对下步工作更加充满信心。

而对负责机械部件设计的技术员郭丞来说,每次制图都需要严谨的态度和缜密的思维。这是个看似简单却庞杂的功夫活儿, 由于那怕是一个微小的零配件,都需要从零件所用的材料、强度、尺寸等诸多方面予以全面斟酌。否则任何微小的差迟都可能造成安装不顺畅。郭丞介绍道。

时间不等人,所有的机械制图都力求一次成型。参与电气控制系统设计的习建勋说:所出的每一张图纸其实都已在我们脑海里来回反复了数十遍,换句话说,它已经在我们脑海里活了,已经是一个基本成型的物件,这样我们再通过制图软件将其完美地呈现在纸上。

而当被问及制图背后的经验时,郭丞说他的灵感源自于日常工作。吕会揭开了经验背后的秘籍,他说:仔细视察每位操作工就会发现,他们在操作过程中的动作都是最有效的直线距离,你可以把其假想成机械手,从而去假想所需要摆放的零件是否适合。相当于从动作到图纸再到动作的闭合式循环。

构成协力 不能步行要一路小跑

张杰认为:与其他项目不同,重水堆元件厂的科研项目需要在时间节点前完成装备优化,并且产品要通过验收,才算是项目成功。如果到了时间拿不出合格的产品,或装备存在问题,那末前期所做的一切工作都等于零。所以在这样的压力眼前,全部技术团队的凝聚力和专注力则显得尤其重要。

每一个技术人员都有他自身的特点,怎样才能把个性悬殊的人统一在一个共同的大目标之下,争取在各自相对独立的科研方向中寻求聚集点,从而构成强大的协力?

郭吉龙说:我们在接到某项科研课题任务时,分厂犹如操盘手一样统筹安排,让每名技术人员在其中都能找到自己的田,大家先各司其职,然后再汇总成型。固然,中间少不了一再地修改,去糟粕取精华,让每一个项目的进行都在大家的能力范围内更臻完善。

谈到团队的气力,习建勋这样形容,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善的团队,个体的力量再强,永远都只是加法,而当个体融入到团队中后,个体的气力将变成乘法。

科研是项长时间艰苦的工作,极其考验人的意志力与专注力,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专注并热爱属于自己的这份事业。在郭丞最新绘制的几十张机械制图上,每一笔清晰的线条都经过了他细致的思考。郭丞回想:还记得1次要对仪器设备上的新增部件进行制图,没有参照物,我就拿了一个空盒子放在装备上,然后坐在那儿一直斟酌该部件的配置合理性。

我当时上楼去取东西,看见郭丞一直坐在那儿盯着那个盒子在看,大约过了20分钟,我下楼看见郭丞还坐在那儿死死盯着那个盒子在看。习建勋笑着说。正是凭仗着这种对工作的专注与痴迷,才为科研项目的顺利进行提供了精准的技术支持。

吕会说道:我们现在的技术和外方还存在一定差距,为了能够早日缩短差距,我们现在不能步行,要一路小跑,科研领域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谁走在前面,谁就是第一。我们要和自己抢进度。

在重水堆元件厂,科研项目和专业技术人员恍如一对共生体。郭吉龙说道:让技术人员尽可能多地参与到科研项目建设中,在朝着生产线实现自动化目标迈进的同时,使技术人员在科研项目的磨砺下得以快速成长,为企业发展储备充足的人力资源。(郭宇)

补肾壮阳该吃什么药
祛风除湿吃什么效果好
勃起功能障碍会自己恢复吗
白带发黄的主要原因
女孩子痛经怎么缓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