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家庭信托离我们还有多远

2019-08-14 18:25: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净值人群一直是近年来银行、等金融机构关注的焦点。日前,记者了解到,为高净值人群应运而生的家庭信托虽然在国内才刚刚起步,但由于在传承财产、合理避税、保护隐私等方面具有独特的功能与作用,未来发展空间被一些金融机构看好。

家庭信托服务的高净值人群主要以民营企业家为主。深圳的民营企业众多,不少企业老板是高净值人群甚至是超高净值人群。但业内人士表示,相较于北上广等传统大城市,深圳的民营企业家年龄普遍偏年轻,大多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还没有传承家族财产的迫切需求。再过十来年,深圳这个市场才会爆发出对家庭信托的强劲需求。

1/2超高净值人群开始考虑“财富传承”

案例一:杨先生为民营企业老板,家庭幸福美满,夫妻年纪已快60岁,正在考虑未来小孩到读书及自己的养老问题。目前有小孩3个,2个儿子已成年,小女儿仅8岁,因境内资产较多,有自住、商用物业、股权及金融资产。除了在美置产及生活花费外,希望未来子女能回国工作,故考虑在境内设立几个不同目的的家族信托。受益人大儿子、二儿子和小女儿各有一定比例的定期与最终分配,信托期限设定50年,达到财富传承目的。

上述案例提到了一个国内还比较新鲜的名词“家庭信托”。家庭信托在香港市场及国外十分常见,但内地人对此还比较陌生。

所谓家庭信托,指的是一种以资产为核心、以信用为基础、以信托为方式的财产管理制度。上,信托把财产权分为名义上的财产产权与实质的财产权,委托人设立并交付信托资产,受托人拥有名义的财产权,有管理、执行、运用及分配信托资产的权利,却没有实质所有权及受益权,而受益人享有信托的实质财产受益权。

家庭信托在传承财产、保护隐私、合理避税等方面具有独特的功能与作用,家庭信托设立目的就是实现资产风险隔离、保值增值、为子女的教育、生活、医疗、成家以及创业提供保障。

(,)与贝恩咨询公司此前联合发布了《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该调查报告称,“财富保障”已成为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管理的首要目标,而“财富传承”需求进一步显现,有约三分之一的高净值人士、约二分之一的超高净值人士开始考虑财富传承,部分高净值人士已开始进行财富传承的安排,希望借助的工具和服务包括家族信托、筹划、法律咨询、()规划等。

招商银行私人银行副总经理杨诚信告诉记者,随着业务的深化发展以及对本土高净值人士及其家庭需求的深入洞悉,该行今年推出了细分领域的“财富传承家庭工作室”,且在“家族信托”业务上实现了国内私人银行第一单的突破。他认为,家庭信托将成为未来超高净值人群实现财富规划和财富传承的重要手段,虽然现在在国内才刚刚起步,但未来发展空间值得想象。

“合理避税”对企业和家庭影响重大

案例二:陈先生,拟以家族资产出资三亿元,成立专业投资公司,投资境内外房地产、酒店等行业,投资对象、投资所在国家以及投资方式,均可能产生复杂的境内外税务影响。金融机构通过为其家族跨境投资搭建最合理的投资、融资架构,运用信托、离岸公司等工具进行税务筹划,能帮助其跨境投资增加投资收益率,减少融资成本。

除了财富传承,家庭信托提供的“合理避税”也是高净值人群关注的重心。

在中国,随着法律法规和税务制度的不断完善,税收因素也对企业和家庭产生了重要影响,无论是境内或境外,税收影响投资收益率,也影响融资成本;税收影响财富的安全,也影响财富的传承。

招行零售金融总部常务副总裁刘建军认为,由于境内、境外税务环境错综复杂,积累起丰厚财富的企业家却并不熟悉,也不擅长。因此,在为高端客户进行财富保障和传承的规划设计中,专业的税务筹划与法律规划就显得尤其重要。“合理避税是指构建一个立体的税务筹划系统,为高净值人群理清所有税务和法律风险,从境内、境外的税收,到家庭、个人的税收,都能助其获得在税收方面的法律支持。”

记者了解到,为了达到“合理避税”的目的,一些机构会主动联合全球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为高端客户的家庭和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在税法规定的范围及符合立法精神的前提下,为其提供专属的税务咨询与筹划服务。通过对客户家庭和企业的经营、投资、理财活动的综合规划,帮助客户获得合理合法的节税收益。在此基础上,为了满足客户家庭及家庭成员多元化的综合服务需求,也为客户提供法律咨询,以应对婚姻财产及子女传承的需求。

家庭信托面临动力不足、信任缺乏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家庭信托虽然被一些金融机构看好,但面临诸多发展瓶颈。

第三方独立理财机构诺亚财富的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国内市场家庭信托还基本上是空白,这一方面受到传统理财观念的影响,国内很少有人愿意将家庭的资产完全交给机构来打理,缺乏对机构的信任度;另一方面,目前信托公司传统业务的盈利空间很大,开展财产类信托等业务的积极性并不高。”

瓶颈首先来源于信任度的缺乏。信托的根本就是信任,而信任的前提是“充分了解”。但由于家庭信托在我国才刚开始,不少高净值人群并不了解家庭信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曾有一位高净值人士当面问他:“家庭信托的收益率是多少?”这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位先生把家庭信托当成了一种理财产品,对家庭信托连了解都谈不上,更不要说信任了。”

另一个瓶颈则是国内信托在家庭财产类信托上的动力不足。刘建军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信托热衷于做融资类项目,但这主要是国内的信托“走偏了的缘故”。他认为,家庭财产信托这样的财富管理业务才是未来信托业长远发展的方向。

还有业内人士分析,由于国内信托发展时间短,按照我国现行法律体系,成立家庭信托并不受法律与制度上的限制,但同时也缺少配套的制度安排,这些都成为制约家庭信托业在我国发展的因素。

一位业内人士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质疑,“国内的银行少有百年老店,不少银行才成立20来年。而家庭信托的信托期限设定动辄就是50年。试问,富豪家庭怎么相信你这个机构能一直正常运营下去,他能把巨额财富放心交给你去搭理?”

不管是专业性还是信任度,国内的家庭信托,面面都任重而道远。

采写 南方日报记者 谭冰梅

血栓的表现
怎么检查有没有血栓
血管有血栓怎么治
轻度血栓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