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超能作者 第274章 和谐双煞出现

2019-10-12 17:3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能作者 第274章 和谐双煞出现

第552章

潇湘冬儿一个脸顿时涨成红色,一把甩开猫腻的手,手腕一翻,手中已出现了一对轻灵钩。猫腻一边向后退,一边调侃地笑着:“请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刚才可是你先来拉我的呀!”

潇湘冬儿哪肯放过他,一个箭步紧跟上去:“流氓!无赖!”

因为她走在队伍的末尾,前面的陆小凤并没有发觉身后的变动,加上潇湘冬儿的清心咒相当于结界,别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后面多了个人。

潇湘冬儿为刚才的事情恼羞成怒,却又不想让法海看到,因此并没有把雾气驱散。

两个人就这样在雾中你追我赶,潇湘冬儿虽然身手灵敏,却也无法追上猫腻的步子。她心中一动,停了下来,娇叱道:“站住!我不追你了!”

猫腻闻声果然立住脚步,潇湘冬儿咬着嘴唇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猫腻微笑着,漫不经心地反问:“你是想问我是不是络作者吧?”

听到这话,潇湘冬儿身体一震。

猫腻自顾自继续说下去:他略带嘲讽地微笑着说道:“是又怎么样呢?络作者又如何,一页天书又如何?难道,我们这种人生来就是为了当救世主的吗?”

潇湘冬儿不解地看着他,眼前这个轻浮无状的男子,竟然也是络作者?

猫腻没有去管她脸上的疑惑,淡淡然说:“如今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得到了天书,目前的黑海深渊活动就是他的杰作。千万小心,徐公子唯一的弱点就是他自己,攻击其他地方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潇湘冬儿发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竟然带着一丝迥异平常的忧郁,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猫腻已经转身离去,他轻快的声音从雾气边缘传来:“顺便说一句,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络作者。”

潇湘冬儿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这个来去如风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刚才从他身上传来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难道他一个人孤独游荡了这么漫长的时光?

她正在徐思乱想,前方传来紫蝶清脆的声音:“喂,潇湘冬儿!快点跟上!不然我就把你的午饭给法海吃啦!”

“你问问小坏蛋,看他敢不敢!”潇湘冬儿笑骂了一句,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华夏附近的许多小城镇中,交通已经乱成一锅粥,大家在城门口互不相让,没人理会村长声嘶力竭的劝阻,大家都急于逃到安全的地方,所以只是尽自己所能带了一些贵重物品,其他辎重不得不丢下。

本来这里的居民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不过这次,冥冥中还有一种看不见的法力在威胁着人们,让他们更加惶惶不安。

清风镇是离华夏最近的城镇之一,城中的人们自然比远方的邻居习惯面对黑海深渊的愤怒,撤退得也算井然有序,一大半房屋已经空出,户主们此刻正在前往附近的山上避难。城中林立的当铺会大多原封未动,

在灭顶之灾面前,谁也不会做守财奴,为了月票财枉送性命。

这些物品本来就是从黑海深渊废墟下挖出来的,最多重新被恶水尘封而已,这样的话,这些善于挖宝的人们早晚还有机会让它们重见天日。

城西有一座供奉黑海深渊之神的神殿,大殿里早就积满尘土,黑海深渊之神的雕像上甚至结了一层密密的蛛。一个白发苍苍的身影走进了五德大帝殿,对着黑暗雕像端详了许久。

神像脸上挂着俏皮甚至有些轻佻的笑容,似乎世上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紫衫人拿出一块白布,细心地拂拭着神像上的每一粒灰尘,连每一处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

此时此刻,浓黑的烟雾已经慢慢笼罩了整个城市,所有的人都在仓皇奔逃,唯恐逃跑不及会被黑海深渊的恶水所吞没。但这位紫衫人却仿佛一副浑然不觉的神色,仍然镇定自若地擦拭着蒙尘多年的神像。

“阿福这个老家伙啊,怎么跟他说都没有效果,”紫衫人喃喃自语着,“还是一心想着他那个贪心又奸猾的少爷。”

紫衫人一边说,一边细心地把整座神像都擦拭干净了。此刻神像变得焕然一新,仿佛焕发出一股异样的光彩。

“伟大的神级作者啊!”紫衫人跪在神像的面前,喃喃低语道:“数千年之前,是你的勇敢与法力平息了大地的愤怒,拯救出无数生命。

眼下,这片土地又面临着新的浩劫。黑海深渊之神,从小时候起,我就虔诚地相信你的存在,因为我曾经亲眼见过你的身影在黑海深渊口出现,我知道没有人相信我的话,于是从那天起,我就把这个奇遇当作一个少年的秘密埋藏在心底。”

这时候,远方传来一阵沉闷的轰鸣声,即便离得那么遥远,也能听得如此的清晰。显然,黑暗黑海深渊的爆发还在持续,而且愈演愈烈。看起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是难以避免的了。

“伟大的你啊!”紫衫人突然提高了声调,目光中充满了少年一样的憧憬:“此时此刻,除了你,没有人能够化解这场灾难了!求求你,发挥出你的神力吧!”

紫衫人说完话之后,连神殿都似乎感应到了剧烈的震动,不断有灰尘从神殿的顶部掉落下来。但是神像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紫衫人的祈祷与祈求,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动弹。

难道,关于黑海深渊之神传说仅仅是一个壮烈的故事而已?

难道,千百年来站立在这座神殿中的神像,仅仅是一座没有灵魂的雕塑?

难道,这片土地注定要陷入黑海深渊的恶水所构成的灭顶之灾,而没有谁能够为它提供庇护?

紫衫人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大神复活显灵,拯救即将被黑海深渊吞没的城市与人民,但神像始终没有动弹。终于,紫衫人失望了,他转过身去,准备迈步离开了。

突然之间,他又把头转了回来,用近乎悲凉的眼光盯着神像,一字一顿地说:“我已经活到这把年纪了,即使是立即死去,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如果,我坚定的信仰被证明是错误的话,

那么,就让我和这个梦想一起,静静的被黑海深渊吞噬吧。伟大的大神啊,如果你真的只是一座空虚的雕像,就让我们一起迎接毁灭吧。”说完,他盘腿坐在地上,不再言语。

就在紫衫人坐下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眼前的神像有了一些异常。

他慌忙抬起头来,看着方才一直沉默不语的神像周身开始放射出微弱的白光,光芒由弱到强,给黑暗的脸上增添了几分灵动的表情,紫衫人脸上露出了惊喜交集的神色。

陆小凤向着爆发的黑暗黑海深渊一路前行,渐渐地感觉到腐蚀越来越高。空气里硫磺的气味越来越浓烈了,而大地的震颤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陆小凤与法海寸步不离,艰难地前行着。作为一直生活在一页天书里的生物,这样干燥而酷热的环境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每行进了一段时间,他们就要从生命一页天书中弄出点水来抵消热气。

“法海,不行的话,你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了。”

陆小凤突然说,显然他已经意识到此行的危险不比寻常。

“不用,我好得很。”

法海故意做出蹦蹦跳跳的样子,仿佛这才能让别人觉得他是个永远不会老去的捣蛋鬼。可每个人都能看到他嘴唇已经开始干裂了,头发也显得枯黄,显然是身体已经很不适应这样的腐蚀。

现在没有时间让他和法海泡个一页天书浴,而他也不能过度消耗能量。

他明白,一会儿的战斗中大家必然会集中各自的法力法力进行攻击,如果自己的法力衰减,必然会多耗费别人一份法力。他虽然还是一个少年,但他却懂得战斗的严酷性。

这样的时候如果舅舅还在身边,他肯定会撒娇耍赖,但现在,除了尽自己一份力之外,绝对不能拖大家后腿。

萍乡治疗白癫风医院
阳泉治疗睾丸炎医院
邯郸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萍乡治疗白癜风方法
阳泉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