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终末之龙 第九十五章 鬼城

2019-10-12 19:3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九十五章 鬼城

精灵的确认识那个符号,像是一个横放的,失去了两边底座的沙漏。几个月前他才第一次见到它――在那块从死灵法师的内脏中找到的石板上。

它现在就沉沉地躺在他的腰包里。

他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那或许并不是什么邪恶的符号,或许是远古精灵们对那位神祗惟一的记载,或许……

无论他如何安慰自己,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仍盘绕在他心底,挥之不去。

“我曾经见过……在某个古老的记载中,但关于它的意义,或代表着什么,都没有任何解释。”他最终如此回答。

“也就是说,我们依然一无所知。”菲利收回手,看着那个简单的黑色符号。他之前也没觉得怎样,现在却突然有些别扭。

也许还是偷偷擦掉它比较好。

“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精灵换了一个问题。

“为耐瑟斯修建一座宏伟的神殿――我不知道这是那位牧师的要求,还是他的信徒们急不可耐地想要表达自己的虔诚。”

那是另一个让菲利头疼的问题,他原本想以向更多人传颂耐瑟斯的力量为名将艾瑞克带走,但那家伙却像是把对尼娥所有的热爱和激情都奉献给了他的新神,执意要跟着其他人跑到这里来修建神殿。在听说有其他地方的信徒也会来到这里,甚至耐瑟斯的牧师也有可能出现之后,他也跟了过来,希望能打听到那几位失踪的同伴的消息。

那场瘟疫袭击了不止一个村落,他有理由相信其他人也失去了记忆,而那已经是最好的情况。那些圣骑士都还很年轻,艾瑞克甚至还是第一次离开柯林斯神殿参加任务,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肖恩?佛雷切大概会默默地把菲利派到某个偏远的神殿里度过一生――虽然那样似乎也不错,但他可不想带着任何人的死讯回去面对他们的亲人。

“你们要把神殿建在一座被废弃的精灵城市?”诺威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选择。

“事实上,是建在外面,我们只是进来……呃,借些材料。”菲利突然明白了精灵脸上的不悦因何而来,“反正,这座城市你们也不要了嘛……”

“我不认为那位神――不管他是谁,会因为你们用从一座废城里……借用的材料来修建他的神殿而感到高兴。”精灵神色不愉地评价,“那显然毫无诚意。”

“嘿,这事儿跟我没关系,记得吗?”菲利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可不想再莫名其妙地代人承担一个精灵的怒火,“我得说,我已经尽力阻止他们把这座城市拆个乱七八糟了。”

第一次见到这座城市时他也一样被这精灵的杰作而震撼,即使终将消亡,它也只该毁于时间,而不是被人类粗暴地敲成碎片。但事实上,在人类发现这里之前,它已经被另一个种族所亵渎

安克坦恩人最初为耐瑟斯的神殿选择的位置并不是这个盆地。当他们进入山脉开采石料的时候,意外地抓到了一个地精。为了自己的自由,那个地精指引他们找到了它的同族们藏身的巢穴。令人们意外的是,那个山坳里肮脏狭小的巢穴,却是用精心打磨过的花岗岩和大理石块堆砌起来的,有些石块上还带着极其精美的花纹。

好奇的安克坦恩人驱使那群地精带他们来到了这座已经在深山里静静地藏了一千多年的城市,并相信这是神的指引――在安克坦恩人眼里,放着这样一座显然已经没人要的城市里大堆现成的材料不用,那才是连诸神都不会允许的浪费。

地精们起初不肯进入这里,它们哭号着说这座城市闹鬼。那是它们只从城墙外偷走砖块远远地建造自己的巢穴而不是住在这里的原因。人们将信将疑地在这里停留了一晚,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便认定那不过是地精们逃避工作的借口,或他们得到了神灵的庇佑。

“闹鬼?”埃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天,除了撞上一只猞猁――哦,别瞪我,虽然安克坦恩人很想抓住它,但它逃走了――没有发生过任何奇怪的事,也许那些鬼魂只是不喜欢地精。”

“那也不是把它们当成奴隶的理由。”埃德不高兴地说。

菲利挠了挠头:“……那些地精里也有你的朋友吗?你从卡姆买到的那个?”他比埃德他们更早钻进风语森林,试图查证关于银牙矮人和冰龙的传言。“埃德?辛格尔买下了一个地精”的故事,还是他的同伴们之后告诉他的。没人知道那个地精去了哪儿,但似乎也没人关心。

这句话绝对是碰到了什么他不该碰的地方,埃德像是只瞬间竖起了浑身的尖刺的小刺猬,随时准备冲过来戳得他满脸是血。

“……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换个时间来讨论。”精灵拿出他磨练了几百年的耐心,努力让谈话顺利地进行下去。

“没什么可讨论的。”埃德愤愤地说,“无论是失踪的圣骑士还是什么神,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明天早上就离开这里!”

在那之前,就算精灵不愿意帮忙,他也绝对会想办法放走那群地精。

菲利不怎么意外地耸耸肩:“虽然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把你们拖下水,不过,你说得没错,这不关你们的事。”

没有预料中死皮赖脸的纠缠,反而让埃德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很自然地向诺威求助,精灵却只是回望着他,似乎在等他做出决定。

“……你一个人跑出来干嘛?你发现我们了吗?”埃德生硬地憋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菲利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另有深意:“就只是……出来逛逛?我总得从这一团糟里喘口气儿。”

他站了起来,拍拍屁股:“我得走了。明天会有更多人过来,我建议你们尽早离开。顺便,告诉那个黑头发的女孩,她的炖蘑菇汤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里面甚至都不需要一点肉沫!”

他咧嘴笑着,向诺威和埃德比出一个拇指,然后转身离开。

当他迈进门外的风雪之中时,一直蹲在地上的埃德跳了起来,从门边探出头去,看着那个摇摇晃晃走远的身影。

依然是不紧不慢的大步,散漫之中却透出几分孤单。

“等等!“他也不知道这个词怎么就自己蹦了出来。

菲利可不只是应声回头――他应声开开心心地跑了回来。

“怎样?”他两眼发亮的样子让埃德觉得自己像是被骗了,但他已经来不及把那句话吞回去:

“我们可以帮你。”

幽影停驻在半空之中,俯瞰着脚下的城市。

它喜欢这个位置。即使已经看了一千多年,看着它曾经繁华的街道再也无人踏足,曾被精心打理家园一天天倾颓倒塌,杂草丛生,也还是喜欢。

再说,它也没有多少选择。

它也喜欢那些决定将这里作为安居之所的小动物们。它知道一头棕熊正缩在蓝铃旅馆曾经塞满食物的储藏室里呼呼大睡,知道林菲尔德家的花园里那一窝小狐狸依然活泼健康,一群狼曾在东边的城墙附近出没,但已经因为人类的到来而选择离开――它不喜欢那些不请自来,以为这里已经被抛弃和遗忘便可以肆意破坏的地精,或人类,但它很难阻止他们。它只能希望他们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像很久之前曾经来到这里的人一样,发现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能尽快离开。

它或许也该提醒其他动物们尽快离开。尤其是那窝白狐。

它也看到了那个精灵――一个逐日者的后代终于回到他古老的故乡。那让它欣喜雀跃,却又惆怅难言。精灵顽强的意志是有力的屏障,它无法与他有任何交流。

它低头看着他耀眼的金发,却看见不详的阴影。

它飘飘荡荡,徘徊良久,终于发出无声的轻叹,消失在虚空之中。

它对此无能为力。

曲靖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扬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鹤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曲靖整形美容医院
扬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