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超武时代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天魔移魂

2019-10-12 20:0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武时代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天魔移魂

拳头是虎豹,腿脚是猛龙!

一脚横扫出来,根本没给鲁尼反应过来的机会,便重重的轰击在了他的双臂上。这一脚的力道太猛了,直接破开了他的防御,脚尖看似轻描淡写的从鲁尼的喉头掠过,尽管只擦到了一点点,却依然响起了喉骨碎裂的脆响!

“噗”的一口血喷出,鲁尼庞大的身躯轰然往后倒下。

干掉了鲁尼,高远淡淡的道:“还要藏吗,你们时间不多了……”

“你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很危险。”暗处传来一个冷静又嘶哑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一个瘦小的身影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披散着头发,矮小枯瘦的女孩,她只裸露出一只右眼,左边的眼睛被头发遮盖着,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

尽管女孩看起来很普通,瘦弱的令人只有怜惜而没有警惕,高远的目光却凝重起来。

“我跟你有仇吗,为什么要杀我?”高远问道。

女孩笑了笑:“我是杀手,谈仇恨就太伤感情了。”

“我值多少钱?”高远好奇的问。

女孩道:“商业机密。”

高远耸耸肩膀:“你怎么不救这两个人,他们应该是你的手下吧?”

“两个笨蛋,死就死了。”女孩叹口气道:“好了,你也别拖延时间了。另外两个小组正在阻击巡逻队,我们还有至少七分钟时间。”

一边说着,她张开双手道:“你也不必妄想拖延时间了,我会在军方,警察和猎狐者赶来之前结束战斗的!”

“等等!”高远摆摆手道:“最后一个问题,我想知道怎么跟你们联系业务?”

“你没机会了,去地狱给我托梦吧。”女孩淡淡的说了一声,一股狂暴的内气猛地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她那样娇小的身躯中竟然隐藏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高远“啧”了一声,点头道:“不错,很强。你大概是一位凝神境界的武者吧?这么年轻,居然如此强大,却又甘愿去做一个永远不见天日的杀手……你这是何苦呢?”

“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女孩的身形一动,竟然漂浮在了空中,双手间凝聚出一团雄浑无比的内气,笼罩在她的双臂之间,猛烈挥出。

恐怖的威压降落下来,这是神魂初成的征兆。当一个武者凝聚了神魂之后,就像是下三天和中三天的天差地别一样,又跨入了一个暂新的境界。

神魂和内气的融合,对武者而言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更是让武力大幅度的提升。

女孩这一拳,带着神魂的力量,宛若追踪导弹,不摧毁高远誓不罢休。

“好厉害。”高远看起来一点躲避和反击的意思都没有。

“不反抗?”女孩的右眼微微眯起来,认定高远已经无力抵挡,狠狠一击劈落!

眼看着女孩的重击,高远嘴角微微翘起道:“你若没有凝聚神魂,我或许还真打不过你,可你偏偏有一个不够强的神魂,那就对不起了!”

几乎就在高远话音落下的同时,女孩的神魂猛然感应到一股可怕的气息,就如同死神一般的笼罩压迫下来,令她浑身的汗毛齐刷刷的倒竖起来。

顾不得控制出手的攻击,女孩猛地扭身,想要逃走。

来不及了,她忽然身形微微一晃,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双手抱住头,凄惨的呻吟起来。

剧烈的头痛袭来,就像是有一把锯子正在切割她的头颅,就像是有一根针刺入了她的大脑深处,正在吸吮她的脑浆。

这种疼痛已经超出了人体承受的能力,因为剧痛是来自神魂内部!

“你做了什么?”女孩难以置信的哀嚎道:“这是什么鬼把戏?”

“不是鬼把戏,只是一种针对神魂的功法。嗯,名叫天魔移魂,是我过去一年闲暇时间琢磨出来的。虽然不如原版那几种厉害,对付你这样刚凝聚神魂没多久的武者却是最合适不过了。”高远微笑着道:“想不到,我还有这一手吧?”

“你够狠……不过你想抓住我,那是做梦!”女孩忽然冷哼一声,竟然强行弹身而起,朝着黑暗的小巷一掠而去。

远处的街头响起脚步声,或许是巡逻队的士兵们提前赶到了,女孩再不跑的话,必死无疑。

高远并没有追击,而是目光中充满疑惑的回头去看。

脚步声越来越响亮,有人正在靠近。

高远自言自语道:“是你?”

一个身影出现在街角,高远凝神去看,虽然只是一身藏匿在黑暗里的夜行衣,却依然能够“听见”她那熟悉的身形。

“你怎么来了?”高远问。

来人浑身一颤,惊道:“你知道我是谁?”

“我摸过你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怎么会不知道。”高远没好气的道:“怎么,是你要杀我?”

来人声音颤抖的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要杀的人是你!”

“关鲸落,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远冷冷的道:“不然的话,你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打屁股!”

这时候,远处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一阵喧哗。这才是巡逻队的士兵,他们打退了杀手们的阻击,正在迅速逼近出事现场。

高远快步走向关鲸落,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冷冷道:“别想骗我……跟我走!”

等士兵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辆撞的支离破碎的飞车和几具尸体。

城市一隅某个阴暗的角落,刚刚逃来的年轻男女黑暗中对视。

关鲸落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也有点不敢直视高远那双在黑暗中炯炯发亮的眼睛,终于求饶道:“我真的不知道要杀的是你,不然的话我……我一定不会来的。”

“是谁要杀我?你们狂派?”高远奇怪的道:“我跟狂派井水不犯河水,貌似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不是狂派,是所有的盗矿者。”关鲸落道。

高远一惊:“我靠,我到底做了什么。你们盗矿者这么恨我?”

关鲸落幽幽的道:“盗矿者不恨你,恨你的是方舟……”

方舟……高远觉得这个名字挺熟悉,仔细一想那不是启蒙者的首领吗?

我又没给他戴绿帽子,这个盗矿者的大头子为什么这么恨我?

阜新好的妇科医院
眉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咸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阜新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眉山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